媽媽好像就是要會煮菜,廚房就是媽媽的地盤,而且還得在吃飯時間前準備好,沒有人會懷疑這些事是不屬於媽媽的,而家人有權利抱怨菜煮得難吃、太鹹或是不準時開飯,妨彿就原來就是母親的天職,上天一定在每個媽媽的身上放了某種隱性基因,而這種基因在結婚後就會自然顯現。所以我在結婚前一次都沒有人叫我進廚房學作菜,我只會洗米、洗菜、洗碗還有其他簡單的家事,而料理我只會煮飯(把米洗好放進電鍋或電子鍋)、炒菜(把洗好的菜依照媽媽指示丟進炒鍋裡並且翻它個幾下,我是媽媽手的延伸,是代炒菜的機器人…)、煎蛋、煮泡麵,其他的說真的我都不會,不會做什麼家常菜也不會做什麼名菜……

我想我婚前的這身功夫和黃先生差不多,但是從法院公證處蓋完章、宣誓完的隔天,從有人幫忙化妝、整理頭髮及穿著白紗、禮服的隔天,我們就像午夜12點鐘響過的灰姑娘,南瓜禮車和身上的禮服通通不見,而變成一個穿著睡衣、家居服(或是T恤、短褲)的灰姑娘,而且在一覺睡醒時我們身上多了個太太、媳婦的角色,馬上就得融入對方的家庭,並且馬上就得進廚房圍上圍裙、拿著鍋鏟、炒鍋弄出一桌好菜,而原先跟我同等級的黃先生怎麼就是不會被期待馬上變大廚。

可是我可沒上過什麼訓練課程、廚師培訓班,但結婚的隔天開始我身上的主婦隱性基因就要馬上就要變顯性,我連轉變的緩衝期都沒有,而我怎麼不記得媽媽有傳授我什麼祖傳的家常菜或是什麼料理秘笈,難道是藏在我的嫁妝裡?可是我怎麼也找不到…

有時媽媽和婆婆因為會擔心我不會買菜或是冰箱太空虛,而會不定期的買些魚、肉、菜給我,而且一概認為我一定會煮,並且可以料理出一桌好菜。我如果真的開口問的話,她們會說一口好菜給我聽,在那一刻我是個法力無邊的魔法師,能夠在回家後把這些文字和冰箱裡的菜變出可口的料理。

我對煮菜一直沒概念也沒想法,一年多來常買的菜也是那幾樣安全款,下班都是打開冰箱看有什麼就煮什麼,只是炒得難吃的話只要黃先生不嫌棄就好,結果我煮了一年後就開始倦怠,十分想把身上這塊"主婦"的牌子拿下來,平常偶而吃外面還可以,但是過年過節,我還是得幫婆婆稍稍打點一下,這時我就得把身手練好…還是得具有一身練家子的功力…

有時候會想為什麼一結完婚我就得自動穿上主婦這套制服,而且還得馬上上手,我們在路上看到貼有"新手駕駛"的車子,一般人都會讓一點或是稍稍體諒一下這台車開得不好、開得慢或是開不順,甚至最多只是跟鄰座的人批評一番,因為我們知道新手剛上路一定不能開得像職業駕駛或是賽車手一般。但新手主婦可沒有這種警告標語的貼紙好貼在背上提醒一下周糟的人,所以我剛當主婦的時候總覺得有些委屈…

不過幸好一年多來我還是在黃先生的諒解下,漸漸玩出自己的趣味,把廚房變成我的實驗室。

寫這一長串落落長的文字是要提醒大家,如果你身邊正好有新手主婦的話,請記得不要拿資深主婦的標準檢視她,多給她一些鼓勵及包容。

"新手駕駛,請多包涵"
創作者介紹

365ML+2

zerobe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JU
  • 可以體會你的心情

    我是出國才開始學煮菜的
    超沒廚藝天份的我是過了好好..好幾年
    才有一點點的起色
    不過有人愛吃你煮的
    真的會讓你越煮越有趣
    到最後煮東西還會變成一種生活樂趣
  • 看到先生把吃飯很滿足的樣子,應該也是我繼續煮菜的動力…不然就全部吃外面了…

    zerobell 於 2008/03/11 17: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