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來說說7/9的週休二日,我和黃先生的新竹、台北行(順便慶祝結婚一週年),稍稍按一下快轉,一連串的倒霉事可能會像電視劇裡搞笑的黑色星期五…而且還是壞戲拖棚…

早上5點多起床為了搭上6點20分的自強號火車,才能接上10點52分的內灣線火車,上內灣線前一切都很正常,但是在坐上內灣線後就開始走樣了,因為是暑假又是星期日所以火車塞滿了人,我的旁邊坐了個媽媽帶了3個小孩,一路上不停的亂動,不知怎麼了後來又擠進了一個小姐,本來已經夠擠的座位就更加令人不適了,那個媽媽和小孩不停的看著窗外的景色講個不停,而且因為太高興了還得比手劃腳一翻,就在這個時候,媽媽背包裡的一瓶未開瓶的罐裝茶裏王就這麼精準的砸到我的腳,而且她完全不知情,一直到站著的人把瓶子拾起來遞給她,那個媽媽還是不知發生什麼事,可是我的腳有夠痛的,但我還能說什麼(應在第一時間大叫哎呦,人家才知打到我的腳)…

終於一個小時過了,我得以下車喘口氣,結果內灣的街道更是到處都塞滿了人,8年沒來這個曾經很純樸的小鎮不知不覺走了樣,也變得像前陣子剛來過的姐夫所言一般就像是條夜市街,走到那裡都是人擠人而且天氣又熱,吃完飯後一直覺得很不適的我又回到車站坐著休息了半小時,下午到吊橋附近走走,我們就搭3點整的火車離去,在火車上我一直覺得一陣一陣的發冷,戴著帽子、口罩穿著二件長袖和長褲的我此時才覺得不妙,趕緊叫黃先生摸摸我是否發燒,果然沒錯,我的額頭燙的不得了…接下來請以快轉的速度讀下去

原本晚上要去清大的也因為我覺得情況不對,所以提議要去看醫生,黃先生堅持到台北去看醫生,所以我們就搭國光號到台北,為什麼還要硬完成行程呢?黃先生的理由是因為一來不知新竹那裡有醫生二來現在如要返回,也因沒有座位而需一路站回高雄,所以還是繼續未完的行程吧…(我看他是捨不得放棄難得的台北行吧),而我則以矇面抗議的裝扮繼續我的旅程,還是一樣二件長袖、長褲、帽子和口罩,但因為病情加劇,我在身上又蓋了1件T恤,穿涼鞋的雙腳還套上了塑膠袋二只,但還是覺得很冷,所以還不是發著抖…就這樣一個小時半後我終於到台北了,時間是6點有點擔心晚上會不會診所都休診,為了到底該上那去看病,和黃先生吵了一架…此時身體十分不舒服,手腳已經使不上力了,黃先生還拉著我坐捷運到七張站去看醫生,難道沒有比較近的診所…或是不行坐計程車嗎?
就這樣在七點半我終於看好醫生,領好藥,但已沒胃口吃晚餐的我又該如何把藥吃下,只好吃幾口黃先生的麵,到旅館吃下藥裏著棉被一邊發抖一邊看電視冠軍…在二個小時後我終於昏睡過去,剛開始是冷但後來就是好熱,滿頭大汗的我就這樣不斷睡睡醒醒…

隔天吃早餐吃到一半時又覺得冷起來了,火速回到房間,吃了藥又蓋棉被一邊發抖一邊昏睡到10點多,因為近退房時間所以就收拾東西,坐上公車到政大去,一下公車竟然就踩到口香糖,好不容易清理完畢,我們在校園隨處亂晃,後來到書城去,不知是藥效發作還是怎樣,我在書城幾乎睡著,只好去吃中飯…吃完飯後覺得不管怎樣一定要趴著睡一下,於是來到圖書館的閱覽室,不過學校現在連進入閱覽室都得換證,而那麼剛好,一天開放10個名額換證,也已換滿,所以我連進去都不能進去了,好吧我只好硬撐到上火車。

4點上火車後以為所有的災難應該都結束了,怎知自強號火車到二水車站時,突然無預警的停下,接著電沒了,燈熄了,車廂成了一個密閉的空間,這輛暗暗的自強號和燈火通明的二水車站形成強列的對比,近20分鐘後電終於來了,正在高興的時候,廣播傳來"各位旅客,本列車因車輛故障,請旅客由門口改搭另一輛自強號",這才注意到月台上停著另一輛自強號,你以為是一輛全空的車來接我們嗎?錯錯錯,那是原來比我們這輛晚30分鐘的車,二輛列車各自停在自己的軌道上,要過去大人得把腳伸直才能勾到另一輛車,大家只好有驚無險的跳過去,繼續站回高雄(站2小時)…最後到高雄車站一個人才退65元以示賠償…(什麼爛台鐵嘛!這那時賠償...)

夠不夠"雖"呢?但還沒完,燒退了後我除了喉嚨痛又開始嘴破,破在舌頭上,一破破了一星期,而且破得很大(直徑接近1cm),所以我不止不大能進食(一吃就痛,痛到流眼淚),到後來連講話都痛,而且一講話就變的有點大舌頭……


幸好現在都痊癒了…但我想我會永遠記得這一年"十分特別"的結婚周年慶…
看起來都是一些"雖"事,但我在結婚紀念日那天,還是意外的得到黃先生送的一束花(出去買晚餐時順便帶回來)…也算是這一連串壞運中令我很感動的事…


創作者介紹

365ML+2

zerobe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